麻豆传媒徐韵

人为什么要吃饭?

两个因素。

一是提供人体活动所需要的能量。

二是提供身体代谢所需要的物质支持。

这两个因素,对生命体来说,是必须要部满足的,缺一不可。

葡萄糖可以提供能量,但不提供物质。人如果只喝葡萄糖,短时间内没事,甚至一两个月都不会出现什么明显的问题,但如果时间再长,身体就会生病。

许多奇奇怪怪而又莫名其妙的病。

这就是因为只有能量而没有物质,身体的代谢受到影响,久而久之,许多必须的代谢进程被迫中断。

许广陵曾在晚上的闲话中,听两位老人有给他谈及过,古代的一些道士之流,为“辟谷”而长期服用松子丸茯苓粉又什么芝麻丸之类的,结果因养生而致病。

又或者虽不病但造成身体孱弱,风一吹就倒,嗯,真倒。

典型的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
问题就出在这里。

优雅小妹的诱人气息

而如果只吃低能量物质,如青菜蘑菇之类,这样,物质提供倒是足够了,但能量提供不够,身体还是会出问题。——哪怕一个人什么都不做,身体的代谢也是需要进行的。

而代谢本身就需要不少的能量支持。

所以,吃,真的是一门很大的学问。

吃,谁都会。

刚出生的小孩都会。

但吃好,就不是谁都会,更不是谁都能的了。

从严格角度来讲,所有的食物,都有“毒”,当然了,毒性很轻微,可以忽略不计。

但无数个忽略不计累积到一起,累积个几十年,就无法再不计了,而是会“千里之堤,溃于蚁穴”。

所以医家、养生家才会提出“辟谷”这个概念。

并围绕这个概念,建立起了很多的理论及实践经验。

然而,从前面的分析就可以知道,正常来说,真正意义上的辟谷,从理论上来说是不成立的。

但许广陵刚才所说的东西,给两位老人及陈致和都造成了极大的震动。

如果其身体的所有细胞,寿命都大为延长,这就意味着身体代谢所需要的物质及能量支持,也都将大为缩减。

缩减到,一般人需要一天三顿饭,他可能只需要一天一顿饭,甚至十天一顿饭,就能提供相应的物质支持。

缩减到,他不需要吃五谷,不需要吃鱼吃肉,而只吃点青菜蘑菇,就能提供相应的能量支持,甚至于,连青菜蘑菇都不需要,只晒晒太阳,就能补充所需的能量了。

这可能吗?

至少从理论上来说,是可能的。

这也正是两位老人及陈致和震惊的原因。——

只要许广陵所说的话是真的,那这个情况就一定会出现。

而如果这个情况出现,“欲要长生,腹内常清”的情况也就一定会出现……

正如两位老人此际的感叹。

他们这到底是教出了一位什么样的弟子?

也正如陈致和此际心里的感叹,他的这个小师弟,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妖孽?

许广陵并未想到他的话给三人带来如此感受,而他本人,同样也对此没多大感觉。

或许是因为梦中所见,一幕又一幕,也早就让他麻木了?

至少,他当下的些许体验或者说成就,相对他从梦中得到的见识高度来说,是极微不足道的。伏羲诀也罢,回天针也罢,俱皆如此。

二十四便宜法,目前为止,他只接触到三个,其它的二十一个是什么?

九成法,他无缘得见。

三圣法,他更是无缘得见。

由此可知,他当下的那点所得所证,也不过就是皮毛罢了。

前路尚远。

还有太多的未知,以及无限的风光,等着他去领略。

伏羲诀是要继续的,其它的日常也在继续,不过那个特殊训练却走到了尾声。

一对四,许广陵测出了自己的极限。

持续了几天之后,在这个方面,许广陵已经无法让自己有任何获得和进步了,本来的安排只是二十天,而这已经是第二十八天,所以这一天,将要离开的时候,许广陵提出训练就此结束的意思。

没有挽留。

不过他却被引领着来到一个办公室。

一位看起来很有威仪的中年男子接待了他,些许问询和对话之后,告诉了他一个电话号码。

“小许,我这么叫你不介意吧?”对方之前是以“许先生”来称呼的,而这时这般说道。

许广陵微笑点头。

“小许,这是一组专门为你而设立的特别号码,永久有效。”

“你以后,在任何地点,任何时间,有任何需要,都可以尝试拨打这个号码。”中年男子说着,然后很有意思又或者说很有意味地一笑,“当然,不一定有用。”

许广陵笑着点头,道:“多谢。”

他此刻还不知道这个号码这个说法这个安排是什么意思,是属于例行还是别有原因,这得回去问陈老。

老人家定然是知道的。

许广陵回去的时候,除了得到了这个号码,还得到了一个手提箱。

对方的说法是,聊作记念,以及,不要忘了这里。

许广陵也觉得,这短短二十八天,连一个月都还差点的时间,对他来说,也确实是挺有意义的。

让他学到了很多的东西。

也接触和感受到了很多的东西。

一路无话,下车的时候,许广陵和送他回来的谢少杰握手告别。

“谢哥,这些天来辛苦你了。”许广陵道。

“许先生,你是有大本事的人。”谢少杰,二十五六岁的样子,从其目光可以看出这是一个端正且意志相当坚定的人,这也是许广陵在那个地方接触到的好些人的共性,“能为你效劳,是我的荣幸。”

这很抬举了。

许广陵笑着,紧了下两人握在一起还没有松开的手,然后告辞离开。

特殊训练,至此,正式划上句号。

进入章老小楼,例行为周青竹针灸,例行做饭。

继那一天的“松鼠鱼”之后,许广陵一天变换着一道菜,不过松鼠鱼还是每天常备。

现在的情况是,每天新做的菜,许广陵大抵能有个七八成的功力和水平,嗯,相对于大烩菜的水平横向比较来说。而那道松鼠鱼么,则是每一天都被他作着进一步的改善。

几天下来,其水平,基本就从八成提升到九成了。

但想要提升到和大烩菜同等的水平,除了更多的水磨工夫外,许广陵感觉,在调料上,他还需要有所添加和改动。

换言之,在这道菜(这味药)的君臣佐使上,他的架子是搭起来了,但离登峰造极、妙到毫颠的境界,还有一段虽然不长但却也不短的路程。

这个路程,也是他必须的历程。

成就“药学大宗”的历程。

==

感谢“路西菲尔撒旦”的推荐票支持。

感谢“beggar2084”的月票捧场。